二是多为职业维权人士维权

2020-06-20 15:07

近五年来,此类案件更呈稳定的增长态势,广州市天河、越秀、白云、荔湾等基层法院增长较快。2012年-2013年,广州中院共受理消费者权益保护案件127件,维持原判82件,发回重审、改判15件,调解2件,撤诉28件。

但另一方面,法官也明白部分职业维权人士是以牟利为目的提起诉讼的。还有一些诉讼背后的协商,法院也干预不到。更有甚者,少数企业通过聘请职业打假人打官司,来达到打击竞争对手的目的。

从实践来看,存在以下特点:一是涉案标的较小,涉案标的最小的为9.8元,标的额在1万元以下的93件,占案件数73.23%。二是多为职业维权人士维权,普通消费者维权较少。有过三次以上诉讼经历的职业维权人士共计104件,占案件数81.88%。 三是争议焦点多涉及商品的标签标识。此类案件中涉及产品内在品质的较少,消费者多以商品的外观标识不合格起诉,该类案件91件,占案件总数的71.65%。案件争议焦点多涉产品标识、广告误导、虚假宣传等。客观上反映出,政府职能部门在虚假广告、虚假产品包装方面的审查力度不够。

在昨日的发布会上,广州中院民一庭有关负责人介绍,广州地区消费者权益案件一直比较多,而且典型。诸如早年的“开瓶费案”、“齐二药案”等,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广州中院一位参加发布会的法官坦言,对于职业打假人和职业维权,法官们都感到“很纠结”。职业打假和职业维权对保障消费者权益,净化市场经营秩序方面起到积极作用。在普通消费者维权积极性不高的情况下,职业维权人士运用自己掌握的专业知识,对产品和服务的质量起到了监督的作用。

法官介绍,目前广州地区的职业维权案例显示出相当的专业性,职业维权人也出现规模化、分工化趋势。一些职业维权人组织公司或团体,由专业人士研究可能存在问题的商品进行购买,然后由专人进行诉讼,一般诉讼请求都要求双倍或十倍惩罚性赔偿。

“有不少人问过我们,法官为什么要支持职业打假人的主张?其实我们判案终究是以法律为准绳的,而且职业打假人的存在,确实对普通消费者利用法律行使权利,有引导作用和辐射效应。”邓娟闰说,尽管有纠结,但法官在判案的过程中,是不会将消费者的身份进行区分的,归根结底还是要审查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是否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